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公主複国记》外传一:辛西亚的初夜

《公主複国记》外传一:辛西亚的初夜
每天参与投票任务赚35G唷,请点下面投票连结, 请支持我一
请点我   投票给【鬼影】拜託!!

  外传一:辛西亚的初夜


  「辛西亚!」教室 传出一阵怒吼声,但听到的所有人却都是无动于衷,毕竟这样的戏码天天上演,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是!」一个女孩站了起来,眼眶 却早已备就了许多战力,只待主人一声命令就要决堤而出。

  (又来了。)女孩的同学们早已熟知她的习性,但碍于是在课堂上,也只能暗自嘟囔而已。

  「呜呜呜……」果然,女孩的泪水在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老法师来到麵前时立刻如滔滔江水一般流泄出来,虽然她不是假装出来的,但这样的懦弱态度却反而更令其它人感到不满。

  因为这个叫做辛西亚的女孩,入学时的魔力数值测定成绩是全校有史以来最高的,即使是当代的魔法之塔塔主倾其毕生修为也不见得有如此庞大的魔力,而对她而言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但也因为这强大的魔力,令辛西亚的亲戚朋友只要与她沾上一点边的都会死于非命,倒也不是因为辛西亚的魔力会克死人,而是因为这份魔力对她而言太强,无法遏製的力量时常泄露出来,不自觉地就吸引了一些以魔力为饵食的怪物,间接地害死了自己周遭的人。

  即使进了魔法学院,辛西亚的能力依旧没有多大进步,同期的人都已经升上高级班了,有些甚至已经跟着法师当实习生了,而她却还卡在初级班升不了等。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她魔法天赋差,而是她对自己的魔力完全无法控製。

  毕竟对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而言,拥有相当于普通人得刻苦修练上一百多年的魔力是一个完全无法承受的重大负担。

  「你到底要毁掉多少实验体才甘心?」矮小的老法师指着辛西亚的鼻子大骂,一方麵是因为辛西亚确实是个问题学生,另一方麵却也是对她惊人魔力天赋的嫉妒使然。

  辛西亚捧着手上已经碎裂的水晶四角锥,两行泪水不断沿着娇嫩的脸颊滴在灰色的学徒长袍上。事实上这些实验晶体既然是为了让学生练习魔力稳定度的,其强度当然也经过特殊处理,若不是倒霉遇上了辛西亚,要故意弄破它还是十分困难的哩。

  「哼!限你明天给我学会十一页的控製方法,不然你就收拾包袱走路吧!」老法师终于撂下狠话了,当然这也已经在同学们的意料之中,毕竟辛西亚上个星期才刚用火球术(虽然效果比较像是加强版的烈炎术)把他所剩无几的头发和胡子给烧了一半有余,至今头上还包着绷带呢。

  被轰出教室的辛西亚捧着如她心灵一般破碎的水晶,呆呆地坐在远离人群的水沟旁,倒不是因为她孤僻,而是因为她怕又像刚才一样炸到人。

  果然,没一会儿时间就听得一声巨响,失去控製而暴乱的火元素力炸出一颗巨大的火球,而且还停留在半空中好一段时间。首当其冲的辛西亚虽然有天生的魔力防护罩保护,但衣服却不免变得破破烂烂的,露出底下白皙柔嫩的肌肤来。

  「呜呜……」辛西亚啜泣着,拥有人人称羡(至少法师是如此)的魔力对她而言只是个不幸,如果没有这种力量,她可以继续和父母过着平凡的生活,和一个平凡的男人恋爱、结婚、生子,过完她平凡的一生。但是上天偏偏要给她这幺强大的魔法力,害她注定过不了平凡的日子,却又当不成法师,如果被赶出学校的话,像她这样的年纪似乎也只剩下妓院会收留她了。

  「又炸了?」一个不怕死的男人突然遮住了阳光,泪眼婆娑的辛西亚 头一看,即使泪水还留在脸颊上,却也不禁浮现了些许笑容。

  「拉提克大哥……」辛西亚伸手擦了擦眼泪,但却反而在自己脸颊上画出一条深灰色的线条来。

  「傻丫头。」拉提克是高级班的学生,却比辛西亚晚上好几期,虽然他的魔力数值连她的零头也不到,但却有着高水平的驾驭能力,也因为如此,这个人称「炸弹姑娘」的辛西亚才会常常找他学习魔法技术。

  麵对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拉提克再怎幺迟钝也该有点心动,不过对方既然没有表示意见,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将她推倒──何况此时还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会被赶出去……呜呜……」辛西亚哭着说道。

  「乖乖……别哭……只要你今天把凝聚火元素的方法学起来就没事了。」拉提克虽然这幺说,但连他也不敢肯定辛西亚这个炸弹女有没有办法作到。想当初,连最基本的释放魔力技术都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要她明天就学会控製魔力的方法大概不会比搬山容易多少。

  「呜呜……」辛西亚依旧啜泣着,她摊开手掌一看,原本还剩下碎片的水晶锥体现在真的啥也不剩了。

  「再试一次吧,放鬆心情,想象双手之间有一个圆球……」拉提克双掌相对,一颗圆圆的火球立刻从双掌之间出现。

  辛西亚点了点头,也学着拉提克摆出姿势,后者一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刻发动自己所能製造出来的最强防护罩,免得遭到池鱼之殃。

  果然,火球也一样从少女的双掌之间涌现,不过尺码却迅速暴增,同时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一颗巨大的火球炸了开来,幸好周围的人早就闪得远远的,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灾害。

  拉提克招来一阵清风将烟尘吹开,只见辛西亚本来破烂的衣服在这一击之下变得仅余寸缕,一具曲线优美的裸体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不要……不要看……」辛西亚毕竟是个毫无经验的处女,自己的裸体突然被男人看个精光,不害羞才怪。

  「那……这个……」拉提克正想脱下衣服盖在辛西亚身上,哪知道他才一刚解除防护罩,就被一股强大的风之力撞飞了。

  平时就不太能控製魔力的辛西亚,在又羞又急的此时自然更难以自製,幸好击中拉提克的是没有直接破坏力的风元素力,否则他大概会得到被淫魔导师辛西亚第一个亲手宰掉的荣衔。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发觉拉提克被她轰出十公尺外,也顾不得身上已经什幺都不剩了,赶忙跑向躺在地上死活不知的他。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哭喊着男人的名字,正想施展治愈术的时候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十分勉强地爬了起来,虽然全身依旧疼痛不堪,但总比被辛西亚强力的治愈术治成畸形好得多。

  辛西亚也很有自知之明,但同时也诅咒着自己的无用,她暗自想着,如果以后嫁为人妇还是这个样子,她丈夫八成会真的死在她手上。

  (啊……嫁人……)辛西亚这时才惊觉自己是光溜溜地贴在男人怀中,虽然她没有勇气 头看看四周,但却也知道有不少淫秽或者纯欣赏的目光射在她背上。

  辛西亚的脸蛋越来越红,娇躯也越来越火热,赤裸着身子依偎在心仪的男人怀中令她芳心大乱,既感到害羞,却又不想离开他温暖的怀抱。

  拉提克虽然不明辛西亚的心事,但也知道和她这样抱在一起会出事,因此他迅速地解开长袍反披在辛西亚身上,赶紧带着她离开现场。

  「糟糕!」走到半途,拉提克突然说了一句。

  「啊?」满脸通红的辛西亚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却完全不知道是哪 糟糕。

  「女宿的舍监很难对付,你这样进去……」

  「啊!」辛西亚这时就知道他所谓的「糟糕」是糟在何处了,像辛西亚这样的孤儿以及一些比较贫穷的法师学生都是住校的,虽然学校的宿舍只能以破烂来形容,但对这些连三餐都不知道在哪的学生而言,这种包吃包住的三流宿舍不啻传说中的乐园。

  但是宿舍的规定却是十分严格的,其中一项就是不得让男人进入宿舍,更不能和男人发生关係,此时辛西亚的样子就算说破嘴皮大概也不会让顽固的女舍监听得下她其实只是魔力失控罢了──何况舍监早就想把这个三天两头就失控一次的炸弹女给轰出宿舍了。

  「怎幺办……」辛西亚又哭了起来,拉提克只好不断安慰着她。

  「那……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女舍监一天 麵固定会有一个小时不在,你再趁机溜进去就是了。」

  「为什幺……拉提克哥哥会知道?」

  「这……」拉提克尴尬地抓了抓头发,说道:「这是男子宿舍之中公开的秘密,我也是听来的。」

  拉提克将辛西亚带到学校最偏僻的角落,也就是杂物存放间,这 堆积着许多淘汰等待废弃处理的教具与其它各式各样的杂物,除非是必要、或者年终点收清仓时才会有人来,平时可说是打混摸鱼的最佳去处。

  拉提克将长袍披在辛西亚身上,在一堆破烂之中清出一个勉强能让她坐着的空间,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辛西亚却拉住他的衣角不放。

  「陪我……呜呜……」辛西亚咬着嘴唇,双眼中的泪水又是蓄势待发。

  拉提克看着眼前的少女,她拥有所有法师──包括自己在内都渴望的强大魔力,同时也有着所有女人都嫉妒的美貌,像她这样的天之骄子,却反而因为这两样优点而感受到无限痛苦。

  「唉……」拉提克只得乖乖地坐下来,和她一起翘掉之后的课。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紧挨着他,彷佛想从他身上取得依靠似的。但这却不免令男人心猿意马了起来,血气方刚的他和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少女关在一起,哪有可能不动心,何况辛西亚还不断「哥哥」、「哥哥」的叫着他,每叫一次他心就猛跳一下,还没一会儿就已经满脸通红了。

  拉提克自己也不是什幺清纯男人,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不小心(至少他本人是如此宣称的)把第一次献给某个花街柳巷的娼妓了,现在身边就有个美味可口的少女,不吃就真的对不起自己了。

  「辛西亚……我……」拉提克试探性地扶着辛西亚娇弱的香肩,少女身体颤了一下,却丝毫没有推开他的打算。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羞红着俏脸,心跳也越来越快,她当然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什幺事情,不过她心 却只有害羞、而没有半点排斥。
  辛西亚毫无反抗的样子更令拉提克心痒无比,他一把抱住辛西亚,半强迫式地占有了她的樱唇。

  「唔……」辛西亚低吟了一声,颤抖着的小手再也抓不住遮掩身体的长袍,白皙柔嫩的肌肤就此暴露在男人麵前。

  「辛西亚……」拉提克继续吻着少女,试图减轻她第一次的恐惧,同时也挑起女孩的情欲。

  虽然辛西亚没半点经验,但天生的本能却令她迎合着男人的热吻,辛西亚觉得他吻自己的同时,身体就好像有股电流流过,而这些电流的终点,似乎都在那双腿之间的幽穀。

  「唔唔……」辛西亚难耐地轻叫着,原本还批在身上的长袍也已经落在一旁,敏感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而颤抖着。

  既然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拉提克也不再客气,一双魔爪放肆地攫住女孩傲人的双峰,揉捏着那两颗足以勾引所有男人的柔软肉球。

  「啊啊……」辛西亚从未想过自己胸前这两团肉除了课本上写的哺乳以外还有这样的用途,被牢牢抓住的双峰传来令她迷醉的快感,但她除了呻吟以外似乎什幺反应都做不出来。

  拉提克不一会儿就发觉辛西亚的身体很敏感,不管多小的动作她都会忠实地反应出来,虽然他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处女都这样子,但能确定的是,眼前的辛西亚是一个值得「开发」的女人。

  拉提克的右手放开了辛西亚的乳峰,缓缓地往下滑去,轻轻抚过她毫无赘肉的小腹,直达那从无人迹的秘境。

  辛西亚下意识地夹紧双脚,不让拉提克如此轻易地攻破她最后一道防线,不过这也只是一开始的反射动作罢了。

  「啊啊啊!」连自己都不太敢摸的地方被心仪的男人碰触,辛西亚的反应自然是前所未有的大,双脚反射性地踢了出去,只听得「喀啦啦」声响,一大堆杂物就照着她倒了下来。

  「啊!」辛西亚吓得紧闭双眼,等待被这堆垃圾活埋的命运,奇怪的是该来的迟迟不来,她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拉提克的魔法力令这些杂物重归原位,她转头看着拉提克,眼中满是尊敬与羡慕的神情。

  拉提克倒也不全都是为了要保护辛西亚,其中也有某程度是为了不让这些垃圾坏了他们的好事,毕竟机会难得。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什幺时候才能练到这个样子……呜呜……」辛西亚啜泣着,物体浮游的技术是许多魔法的根基,也是高级班的升等条件,若光看浮游术,像拉提克这样的反应与施法速度已经足以成为合格法师了「傻女孩……」拉提克又搂紧了一些,当然在她胸前的魔爪也随之收紧了几分,他在女孩耳边说道:「即使不会也没关係啊,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感动地说着,更坚定了她献身的决心。她伸出手,停在那早已硬挺的男人象征上。

  「我知道……这个东西要进到我的 麵……」女孩纤细的手指迅速地解除肉茎上的遮蔽物,但肉棒出现在她眼前的同时,女孩却反而全身僵硬,只有脸蛋持续变红,碰触到肉棒的小手更是不住颤抖。

  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到实物,即使辛西亚早就在教科书上看过许多次,也不免幻想过不少次,但真正摸到才知道,原来肉棒是这幺热、这幺大而且如此坚硬的东西。

  「我……」辛西亚满脸通红,颤抖的小手轻轻套弄了肉棒几下,虽然她角度不太正确,让拉提克有种好像快折断的感觉,但看她红着脸努力的样子,什幺抱怨也说不出来了。

  「这幺大的……进去……」辛西亚看着又膨胀了一些的肉棒,虽然这东西的尺寸顶多算中上等级,但对于毫无经验的她却已经太过刺激了。

  虽然辛西亚十分害怕,但还是股尽勇气骑上拉提克,她积极的举动令拉提克有些讶异,甚至怀疑她可能有过经验,但这点怀疑在辛西亚沈下腰的同时就灰飞湮灭了。

  因为他清楚地看到眼前少女咬着嘴唇忍痛的样子,胯下的肉茎进入了一个幼紧又窄的湿热小径,带给他的感觉比起那些花街柳巷的女人好过不只百倍,而且辛西亚也比她们美多了,能占有她的第一次对男人而言不啻最高的荣耀。

  辛西亚可不知道男人的想法,她只顾着集中精神忍耐着穴 传来的撕裂痛楚,尽力地满足心爱的他。

  「辛西亚……」拉提克双臂一圈,同时将肉棒狠狠地撞上去。

  「啊!」辛西亚惨叫一声,这根直冲至顶的肉棒让她痛得眼泪直流,不过拉提克却一反先前的温柔,狠狠地戳送着肉棒。

  「啊啊啊……啊……好痛……不要……不要……痛……快裂开了……裂开了……啊……」辛西亚哭叫着,如果此时有人经过杂物间的话,除非是个聋子,否则绝对会发觉他俩的奸情。

  拉提克倒也不是故意要让辛西亚哭,只是长痛不如短痛,反正都要痛一次,就一次痛个清光吧。

  「啊……我……痛……啊……好热……」果然,经过一小段时间之后,辛西亚原本蹙紧的柳眉逐渐舒展开来,嘴 也开始吐出陶醉的呻吟,被肉棒侵入的处女穴更是淫水直流,轻易地冲掉了她本来就不多的处女落红。

  拉提克一开始还享受着女孩穴肉紧缩的感觉,但过了一会儿,却发现辛西亚居然比他还更陶醉其中,而且还狂乱地搂着他的头,将它压向自己不断弹动的胸部。

  「拉提克哥哥……好……棒……好舒服……我……快死了……怎幺会……这样……啊……」辛西亚狂乱地叫着,湿淋淋的小穴也不断缠裹着男人的肉棒,幸好他被辛西亚吓到,精液才没被她榨将出来。

  辛西亚一头过腰的长发不断在空中甩动着,可见她动作的激烈程度,女孩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表现出来的样子更像是个久旷的蕩妇,而不是初嚐云雨的少女。

  「啊……好舒服……啊……拉提克哥哥……我……我……」辛西亚恣意淫叫着,双手扯着男人的手放在乳房上,让他揉捏着弹性十足的饱满乳峰。

  一颗小小的火球突然从两人之间狭窄的空隙中出现,原来辛西亚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放出魔力,正当拉提克想张开防护罩避难时,这颗小火球却开始缓缓上升,同时稳定地燃烧着魔法之火。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会了……原来……魔法这幺舒服……啊……」辛西亚半瞇着美目望向火球,魔法成就的「法悦」虽然一向都被认为有点像性爱的高潮,但从未有任何人真的在性爱之中将魔法施展成功。不过这一切从今天起都将改观,因为经曆过无数次失败的辛西亚唯有在性爱的快感之中才能暂时放下她「一定会失败」的自我催眠。

  「拉提克哥哥……」辛西亚解放掉火球的同时,身体也软软地瘫在男人怀中,拉提克只觉得肉棒前端被热水给喷了几下,他也不知道什幺喷潮,总之继续自己的工作也就是了。

  高潮刚过的辛西亚又被戳得大叫,因为高潮而更加敏感的肉体在肉棒的摧残之下再度燃起欲火,她并不讨厌这样的性交,这点从她再度积极迎合的动作中可以清楚了解到。

  「啊……拉提克……哥哥……我……真的……死掉了……身体……好热……好痒……那 ……不行了……真的……啊……啊……」辛西亚癡迷地望着满布尘埃与渗漏痕迹的天花板,娇躯软软地任凭男人摆布,若非拉提克的双手还兜着她的腰,她大概早就仰躺在地上了。

  「啊!啊!啊啊啊!」辛西亚叫声逐渐高亢,在几次的尖叫声中,泄出了她第二次的处女阴精。

  辛西亚的身体确实得天独厚,除了早已被发现的魔力以及倾国倾城的美貌以外,她也拥有世所罕见的敏感肉体──当然这只有抱过她的人才能体会,更惊人的是她这份特质还能以匪夷所思的方式与第一个特质互相通连,令她在情欲的高峰体会到魔力的支配要义。

  「拉提克哥哥……人家知道怎幺控製魔法了……」辛西亚靠在拉提克的胸前慵懒地说着,高潮未消的俏脸上还带着几抹晕红,才刚破瓜的小穴中也缓缓流出白色的黏液,在辛西亚的要求之下,拉提克只得冒着当爸爸的危险将精液射进嫩穴的最深处,而且那射精的威力还令他自己以为全身精髓可能都被她榨光了。

  「而且……拉提克哥哥热热的东西也……满满的在 麵……」辛西亚抚着小腹,一脸幸福地说着。

  拉提克苦笑了一下,她这样的表现彷佛是已经当了母亲的样子,虽然他不否认自己有种迎娶她的冲动,但这也应该是之后一段时间的事情──而不是现在。

  「拉提克哥哥……人家……还要……可以吗?」辛西亚羞红着脸,小心翼翼地问着,希望自己不会在男人眼中成为饑渴的淫妇。

  「好啊……」血气方刚的拉提克听到辛西亚渴望的请求,胯下沾满她淫汁的肉棒立刻恢複精神,气宇轩昂地準备再度朝向注满自己精液的嫩穴中冲锋。

  「啊……」辛西亚忘形地握着拉提克的肉棒,芳心窃喜的样子全写在脸上,嚐过甜头的她一想到将再度享受到同样的快感,小穴 就又流出淫水来了。

  拉提克推倒她,让自己占有攻击的优势,然后将肉棒狠狠地贯入淫蕩少女的蜜穴之中。

  「啊!拉提克哥哥……」

  隔天,满麵春风、豔光照人的辛西亚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压缩成不到一巴掌大小,这创举震惊了所有的人──除了缺席的高级班学生拉提克以外。

  「辛西亚……你是怎幺办到的?」这种高等压缩技术只有魔法之塔的火之导师以及少数几个高位大法师才会施展,也难怪整个魔法学校的成员都围着她问。

  只见辛西亚红着脸蛋,缓缓说道:「人家……是用身体去感觉的……」

  「用身体感觉?」

  没有人知道辛西亚话中的意思,除了那位因为昨天纵欲过度,被辛西亚梅开十七八度而虚脱躺在床上的年轻人以外。

  当然他也不知道,过一会儿辛西亚还会来到他床边,再次和他「用身体感觉」几次──或者十几二十次……